| 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首页 商城 女性 游戏 美食 教育 国外 基金 综艺 探索 访谈

今天是:
当前位置>网站首页 > 综艺 > 文章内容

逃亡海外5333天终获清白 他能否获得国家赔偿?

新闻来源:狼城那重网 | 发布时间:2019-09-10 10:45:36| 作者:匿名

一起国家赔偿案,将一场悲剧呈现到了公众面前,也把与错误通缉相关的国家赔偿问题,再次摆到了舆论的聚光灯下。11月6日,《法制晚报》报道了这起案件,曾被错误通缉15年之久的温州商人金锦寿,于今年9月正式提起诉讼,要求国家赔偿其拘留措施补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、经济损失等,共计500多万元。

发生在金锦寿身上的悲剧,源于一起本来就不该立案的刑事案件和一个错误的拘留决定。当年,身处一场民事经济纠纷之中的金锦寿在前往欧洲进行业务考察时,突然发现自己遭到了公安局的通缉,通缉令声称他涉嫌职务侵占,卷款潜逃。得知这一消息之后,金锦寿一方面认为自己无罪,令一方面也对自己可能遭遇的强制措施充满恐惧,于是,身在国外的他,从此踏上了一条艰难而漫长,有家不能回的逃亡之路。

然而,不论现有法律如何规定,金锦寿的合法权利遭受了明显的损害,是不争的事实。长达15年的通缉,首先损害了他的肖像权和名誉权。与此同时,虽然金锦寿一直没有被抓获,但他长期“有国不敢归,有家不能回”,回国之后连张信用卡都办不了,其人身自由权利明显也受到了严重的损害。根据“有权利就要有救济”的权利救济原则,金锦寿受到损害的合法权利理应受到保护,他蒙受的损失也理应得到救济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》第三条与十七条的规定,只有受到非法监禁、错误拘留、错误逮捕、错误判罚和非法人身伤害的受害者,有权因其人身权受到侵害索取赔偿。而金锦寿遭遇的“错误通缉”,并不在《国家赔偿法》规定的范围之内。换句话说,金锦寿提出的人身权利索赔,很难在现行法律中找到可靠的依据,因此,很可能以索赔失败告终。

高陵区交通运输局14日凌晨最新回应,从2月11日开始,高陵区多部门联合开展“打击非法营运及违规违章车辆”专项整治行动,加强对非法经营行为的打击力度。截至目前,共出动执法车辆60台次,人员200人次,检查涉嫌车辆15辆,暂扣涉嫌非法营运车辆2辆,查扣电瓶车25辆。

目前,风云卫星已被世界气象组织纳入全球业务应用气象卫星序列,同时也是空间与重大灾害国际宪章机制下的值班卫星。正在为93个国家和地区,以及国内2500多家用户提供100多种卫星资料和产品。每年向用户提供1000多条遥感监测信息,为78个国家重点科研项目提供科学数据。风云卫星已在气象、环境、海洋、农业、水利、航天和科学研究等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,取得了显著的应用效益。

“这样可以给老百姓多元化的选择,即使忘带身份证,也能用网证办成事,不用因此多跑腿。对于企业和机构来说,也实现了证明资料的简化,提升了服务效率。”衢州市委副书记、市长汤飞帆表示。汤市长表示,在衢州,不仅仅是办事大厅,很快,网证还可以在更多地方使用,以方便百姓。

新京报快讯(记者王煜)沉寂多日后,河北邯郸官方首次公开回应“招商引来假韩国现代”一事。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邯郸市政府通报称,涉事项目建设方韩国现代RNC建设集团是韩国现代建设集团发起成立的,韩国现代建设集团是最大企业法人持股人。此外,邯郸市财政拨款也均下拨各区财政部门,用于配套设施建设。

根据2017年12月广东省发改委印发的《广东省“十三五”能源结构调整实施方案》,目标到2020年,广东煤炭消费总量要控制在1.65亿吨左右,力争实现全省煤炭消费零增长,其中珠三角地区实现煤炭消费负增长。

据介绍,目前城区主干道和通镇道路已全部恢复通行;城区90%的用户已经恢复供电;龙湾、辛店、裴家峁、学子大道、滨河大道、永乐大道沿线已恢复供水;城区通讯全部恢复。

在这种情况下,金锦寿案能够引起主流媒体和社会大众的广泛关注,无疑为相关法律的进一步完善提供了一个公共讨论的契机。我们无法预测这起案件最终会迎来怎样的结果,但是,只要社会能够把握好这个契机,认真审视“错误通缉”的相关问题,对此进行充分的学术和法理讨论,不论结果如何,这起案件都会在我国的法治进程上留下重要的一笔。

国内是一盘统筹的棋,国外也布下联动的网。党的十九大强调,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,都要缉拿归案、绳之以法。2017年12月6日下午,外逃加拿大的“百名红通人员”李文革回国投案,成为名单中到案的第五十一人。2017年共有14名“百名红通人员”到案,其中党的十九大后到案3人;共追回外逃人员1021名,其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292人,追赃金额9.03亿元人民币。坚持追逃防逃两手抓,新增外逃国家工作人员从2014年的101人降至2015年的31人,2016年的19人,2017年的4人,海外不再成为腐败分子的“避罪天堂”。

你刚才提到韩方首次对中国渔民使用机关枪,中方对韩方动用武力进行暴力执法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。我们已就韩国海警暴力执法问题多次提出严正交涉。在复杂的海洋环境下对渔船使用具有极大杀伤力的武器,极易造成人员伤亡和重大财产损失。中方再次要求韩方在执法过程中保持克制,规范执法行为,不得采取任何可能危及中方人员安全的过激手段,切实保障中方人员的安全与合法权益。中方已多次表示,中方主管部门重视并大力加强对中国渔民作业的管理和约束。同时,希望韩方与中方加强沟通协调,共同妥善处理中韩渔业合作中出现的问题。

当年,金锦寿出国时,他的儿子还只有18岁,而当他多年以后终于能重返家园时,儿子已经成了一个33岁的中年人。其中的辛酸苦涩,只有他自己知晓。不论他提出的赔偿数额是否合适,于情于理,他都应该为自己遭受的苦难得到一定的赔偿。然而在本案中,却有一个关键的问题,使得金锦寿的索赔要求很可能遭到拒绝,那就是我国现行《国家赔偿法》中关于补偿范围的规定。

然而,金锦寿和其他海外逃亡的通缉犯有一个根本的不同,那就是他确实无罪。2014年,温州龙湾公安机关在执行一项行动的过程中,翻出了尘封15年的档案,办案人员经过重新调查认为,金锦寿案系经济纠纷,属于民事法律关系,应归民事法律调整,不应纳入刑事法律范畴,所谓的“携款”、“潜逃”均证据不足,也没有足够证据证实其有非法占有资金的目的,因此不构成职务侵占罪。当天,龙湾公安分局领导签字同意撤销刑事案件、解除对金锦寿刑事拘留的决定。最终,在5333天的海外逃亡生活之后,2014年,金锦寿终于以无罪之身回到了他阔别已久的故乡。

事实上,关于“错误通缉”的相关赔偿问题,早在2005年就得到过法学专家与人大代表的重视。当年,《检察日报》曾发表过一篇题为《被错误通缉能获国家赔偿吗?》的文章,文中,时任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马怀德和时任全国人大代表、资深检察官童海保都对“受害人被错误通缉后难以取得国家赔偿”的问题提出了质疑。童海保代表还为此撰写了提案。2009年,年仅19岁的少女林贝欣因身份信息遭人盗用而被错误通缉的案件,再次引起了公众对这一问题的关注,但林贝欣最终也没能取得令她满意的赔偿。2012年,全国人大对《国家赔偿法》进行了修正,但由于种种原因,“错误通缉”的相关赔偿问题并没有在这次修正中被写进法律。相比常见的错误拘留、错误判罚等案例,与“错误通缉”相关的案例实在太少,社会也因此很少会对这一议题产生关注。

上一篇:台当局严审大陆人士赴台又出新招 这些人或禁入台
下一篇:勒索软件袭击百余国仍在发酵 损失或达千万美元


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归属狼城那重网独家所有